深圳风采中奖概率:
抗 戰 往 事

Memories of the anti-Japanese war

石牌保衛戰

石牌保衛戰

      應老友之邀,寫一寫抗日戰爭的一些我所知道的??谷帳哪?,發生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。著名的戰役,經典的傳奇,同時好多影像需國人永遠銘記。就從著名戰役開始吧。說到著名戰役,首推石牌保衛戰 —— 東方的斯大林格勒保衛戰。我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個稱呼,為什么斯大林格勒保衛戰不是西方的石牌保衛戰,大概中國人二戰時在盟軍的影響力的確不高,同時并沒有多少盟軍戰地記者來參與報道這場戰役??墑?,我們國人不可忘記。
      
      石牌,長江岸邊的一個小鎮,位于宜昌的長江右岸。美麗的長江在這里拐了個灣,造就了長江上一個得天獨厚的天然屏障,美麗的西陵峽就是這里。很遺憾,如今的西陵峽已經不在了,氣勢磅礴的三峽大壩取代了風景秀美的長江三峽。1941年,抗日戰爭最關鍵的一年,國土大半盡失,武漢保衛戰,使雙方進入了拉鋸戰。國民政府遷都重慶,日軍沿江逆流而上。此時的日軍在中國的領土上肆意踐踏,很少有軍隊能阻止住日軍前進的腳步。拿下石牌,就能順江而上,拿下重慶指日可待,中國,將不再是中國。在這里,他們遇到了第十八軍11師,戰斗之慘烈為八年抗戰中絕無僅有。十八軍將士用血用肉捍衛了軍人的榮譽,捍衛了祖國的尊嚴,用身軀打完了一座血肉長城。石牌要塞保衛戰打得非常艱苦,一方志在必得,一方拼命死守。
      
      5月29日,胡璉對團長們發令:“從明天起,我們將與敵人短兵相接……戰至最后一個。將敵人枯骨埋葬于此,將我們的英名與血肉涂寫在石牌的巖石上?!弊勻站胛沂仆馕е髡蟮睪?,由于這一帶叢山峻嶺,其步兵僅能攜山炮配合作戰,抵擋不住我軍之打擊。于是便用飛機轟炸以代替炮擊,每天保持9架飛機低飛助戰。到了5月30日,越來越多的日軍突破外圍防御,開始強攻石牌要塞。敵在空軍掩護下,分成若干小股向我陣地猛攻。只要有一點空隙,日軍即以密集隊伍沖鋒,作錐形深入。當敵我雙方都以不惜生命為代價摧奪著石牌前沿的陣地時,戰區總司令陳誠上將曾給胡璉打過電話:“守住要塞有無把握?”胡璉斬釘截鐵地回答:“成功雖無把握,成仁確有決心!”其英雄氣概可見一斑。幾個小時之內,國家的命運就要被決定,而勝利的天平似乎又在向日本方向傾斜。越來越多的中日兩軍士兵開始上刺刀——他們已經近到能夠清晰地看到彼此的面龐了。在這個時候,成千上萬中日兩軍的士兵正端著刺刀沖向彼此。
      
      我十一師官兵在胡璉指揮下奮勇作戰。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嶺上曾有3個小時聽不到槍聲,這不是雙方停戰,更不是休息,而是仗已經打到無法開槍的程度了。敵我兩軍扭作一團展開肉搏戰,他們在拼刺刀,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規模最大的白刃戰就此爆發。攻擊三角巖、四方灣之敵1000余人,日軍為爭奪制高點黔驢技窮,一度施放催淚瓦斯彈。我軍無防化設備,用血肉之軀與敵相拼,竟奇跡般將敵殲滅殆盡。八斗方之爭奪,是這次戰斗最為激烈的地方。敵每一寸土地之進展,必須付出同等血肉之代價。兩軍在此彈丸之地反復沖殺,日月為之黯然失色。我軍浴血奮戰,擊斃日軍近2000人,陣地前沿敵軍尸體呈金字塔形。中央社向全國播發消息稱:“宜昌西岸全線戰斗已達激烈.每一據點均必拼死爭奪?!閉饈塹筆閉揭鄣惱媸敵湊?。
      
      《中國國家地理》曾這樣描寫在這場白刃戰中戰死的少年:“那時候,中國農民家的孩子營養普遍不好,十六七歲的小兵,大多還沒有上了刺刀的步槍高。他們就端著比自己還長的槍上陣拼命。如果他們活著,都已是八九十歲的老人了,他們本可以和家人享受著天倫之樂,在春日溫暖的陽光下頤養天年??傷俏吮鸕鬧泄四苡姓庖磺?,死掉了?!痹諛歉霾鋅岬奈綰?,無數壯士的鮮血浸透了長江南岸的土地。3個小時沒有槍聲的拼殺后,白刃戰落下了帷幕,1500名中國士兵靜靜地躺在中國最美的江山中。他們曾英勇地戰斗,此時卻安靜、靦腆,猶如他們短暫生命中的大多數時間那樣。中國軍隊的陣地沒有丟失,敗退的是日本人。
      家國不幸,匹夫有責,軍人又何嘗不是兒女情長。胡璉將軍家書,道出了鋼鐵軍人溫情的另一面,又那么的感人肺腑。作為曾經的臺灣小學教材課文,有多少人知道?
      父親大人,兒今奉令擔任石牌要塞防守,孤軍奮斗,前途莫測,然成功成仁之外,當無他途……有子能死國,大人情亦足慰……懇大人依時加衣強飯,即所以超拔頑兒靈魂也……”
    “我今奉命擔任石牌要塞守備,原屬本分,故我毫無牽掛……諸子長大成人,仍以當軍人為父報仇,為國盡忠為宜……十余年戎馬生涯,負你之處良多,今當訣別,感念至深……”
      然后,他召集全師將士,開始祭天。
      
      儀式是在27日正午開始的。我無從考證那一天是否晴朗無云、天空蔚藍,亦或天氣陰霾、山雨欲來。我只知道,在那個時候,1萬多名熱血男兒,以他們最虔誠的心,向高高在上的蒼天,做最迫切最重要也是最后的禱告。
陸軍第十一師師長胡璉
    謹以至誠昭告山川神靈:
          我今率堂堂之師,保衛我祖宗堅苦經營,遺留吾人之土地,名正言順,鬼伏神飲,決心至堅,誓死不渝。
            漢賊不兩立,古有明訓?;男胙媳?,春秋存義。
            生為軍人,死為軍魂。后人視今,亦尤今人之視昔,吾何惴焉?
            今賊來犯,決予痛殲,力盡以身殉之。
            然吾堅信,蒼蒼者天,必佑忠誠。吾人于血戰之際,勝利即在握。
此誓
  大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正午
陸軍第十一師師長胡璉
     謹以至誠昭告山川神靈:
     我今率堂堂之師,保衛我祖宗堅苦經營,遺留吾人之土地,名正言順,鬼伏神飲,決心至堅,誓死不渝。
        漢賊不兩立,古有明訓?;男胙媳?,春秋存義。
        生為軍人,死為軍魂。后人視今,亦尤今人之視昔,吾何惴焉?
        今賊來犯,決予痛殲,力盡以身殉之。
        然吾堅信,蒼蒼者天,必佑忠誠。吾人于血戰之際,勝利即在握。
此誓
  大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正午
      什么叫慷慨悲壯,什么叫義薄云天。
      此中華真脊梁!   
      胡鏈,字從祿,1977年病逝于臺北!